您当前位置:协同创新中心 >> 关注话题 >> 昆明3.01事件 >> 浏览文章

 

冯仕政预防社会恐慌,国家势在必行
2014年03月21日

冯仕政: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社会学系教授

研究领域:社会冲突治理

 

冯仕政预防社会恐慌,国家势在必行

 

        昆明3.01暴力案件引发了社会恐慌,一些地区甚至出现了见到新疆人就害怕逃跑的现象。冯仕政教授表示这种现象是完全可以理解的。他解释道,社会恐慌是人们对已经发生的巨大风险无力控制的一种惊恐的反应,不分阶层和人群,无论哪个国家都会出现类似的现象,属于心理学上的正常反应。但是,社会恐慌会很大程度地扰乱社会秩序,对人们的生活有很大影响,因此从长远角度来看,要预防其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 在冯教授看来,社会恐慌不是仅仅教导人们要淡定就可以预防或减少的的,而是要从社会上消除这种风险的发生,即使不能完全消除,也要给人们提供一种安全感,让人们知道风险即使发生,也在可控范围之内。在这一点上,国家有很大不足:第一点,从媒体到官方,对于暴恐事件的说法一直闪烁其词。从心理学角度讲,风险虽然不能100%的预防,但只要说清楚其发生的概率和可能性,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,让百姓心里有底,就能让行为冷静得多。但目前,国家对于很多事情都遮遮掩掩,加上谣言漫天飞,就会让百姓觉得愈发不可控制,愈发不安。第二点就是在我国的宣传教育中,政府过分强调国家政权的强大,缺乏风险意识教育,这也使得一旦有事情发生,百姓就会更加恐慌。“平时国家总是灌输这样一种想法:我们能给你们100%的安全,相信我,没错,完全没有风险意识的教育,百姓平时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,完全依赖于政府。”冯教授解释道,“本来发生1%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,结果实际与政府承诺的100%安全反差太大,这种心理落差不仅会造成社会上不必要的恐慌,反过来还会埋怨政府,对政府不信任。对政府的不信任本身就是个恐慌源,长期下去,恶性循环会导致更严重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 冯教授认为,预防社会恐慌,国家须从信息发布和风险教育两方面改进。一方面改变信息透露的机制,使信息发布更及时透明,同时允许社会力量参与研究,获取相关信息,解释相关信息。虽然这样做表面上看起来会乱,但实际上多方的参与能使信息相互校正,使其更贴近实际,使人们对风险的评估、预防、反应更加趋于冷静和理性,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谣言的产生。另一方面,虽然和美国相比,我国社会安全形势要好得多,但是也要适当地进行风险教育,不要把话说得太满。暴恐事件的产生原因很复杂,一时半会不能完全消除,但在预防或减少社会恐慌方面,我们可以做得更好。




扫码访问移动版

社会转型与社会治理协同创新中心 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13-2023.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Center for Social Transformation and Governence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明德主楼 100872